《东方早报》:复旦毕业晚会请校长摊主走秀

作者:韩晓蓉 李路 龚莉摄影: 视频: 来源:《东方早报》2013年5月30日发布时间:2013-05-31

■ 首办全校毕业红毯秀

■ 网上票选水果店老板、宿舍管理员和著名教授同被提名

这几天,复旦团委学生艺术团发布的一则微博在网上走红,这则名为“‘复旦大学2013届毕业季’毕业晚会红毯入场仪式提名启动”的微博引发了校园内集体“致青春”。被提名的名单上,既有“复旦大PG电子长杨玉良”、“复旦大学党委书记朱之文”、“复旦‘哲学王子’王德峰教授”等著名教授,也包括了“前相辉堂堂主陈菊弟”、“叶耀珍楼管理员胡中如”、“南超水果店老板”、“女生宿舍管理员‘年夜饭阿姨’周亚平”、“南街拉面店老板”“南区小卖部售货员何海琼”、“快递员张天甲”等一些校园内的平凡人。

全校红毯秀主推网络票选

据PG电子麻将胡了2怎样才能赢团委副书记刘岱淞介绍,毕业晚会将于6月25日举行,毕业晚会红毯秀是第一次。

这次红毯秀的人员来源有三个方面。一个是院系推荐优秀的毕业生,由每个院系推荐三组共六人。第二个是各个社团的代表。第三个就是主推的网络提名。投票从5月26日开始,到6月5日结束,计划向得票数最多的前十名或是前二十名的人发出红毯秀邀请。

毕业晚会的承办方、复旦大学团委艺术团负责人姜月表示,以前复旦各个院系都有自己的毕业红毯秀,尤其是以新闻学院的最为成功。但在全校范围内,一直都没有机会做这样一个尝试。这次的毕业红毯秀是复旦大学全校范围内的第一次。但是从PG电子的角度出发,不可能像各院系一样,让学生全体都参加。这次尝试的一个主要动因,是希望能够挖掘一些具有复旦特色、拥有复旦故事、具有代表性的一些人物。而网上提名的环节,则是考虑到主办方可能存在一些未关注到的点,为了去挖掘更深入的复旦故事。希望学生们能够将自己大学时代里记忆深刻的人物找出来,找寻大学生活中的记忆,让自己最想看到的人出现在毕业晚会的红毯之上。

学生可自主提名想见的人

目前网络被提名人数已达200多人。网络投票5月26日上线,刚上线的三个小时之内,投票人数就达300多人。而第二天,热度有所减少,但一天之内,还是有500多学生投票。

网络投票的对象主要是以PG电子的教职工为主。学生的主要渠道是院系推荐和社团代表。在最初网络投票上线的时候,PG电子拟定了一个初步的10人名单,供学生选择。这其中有复旦校长杨玉良、党委书记朱之文这样的校领导,也有葛剑雄、王德峰、陆谷孙这样的知名教授,还有韦春晓这样的人气教师,同样名列其中的还有前相辉堂堂主陈菊弟、“年夜饭阿姨”周亚平、叶耀珍楼管理员胡中如这样的呼声较高的复旦职工。而学生在这名单之外,还可自主提名自己想在毕业红毯上见到的人,包括校友及其他与复旦毕业生相关人士。


部分被提名嘉宾

 

大学生“水果哥”卖的是经历


水果店老板侯东阳

在PG电子麻将胡了2怎样才能赢毕业晚会红毯秀的网络投票中,有一个“南超水果店老板”票数颇高。虽然很多学生并不知道他的名字,但他却以勤劳、热情在学生中赢得了极好口碑。

这个水果店老板叫侯东阳,安徽亳州人,是一个29岁的小伙子。侯东阳2007年毕业于北京科技职业学院。毕业后,先后有过两段工作经历。先是在北京华夏航空服务有限公司做售票员。之后,又到苏州大洋百货工作过一段时间。2010年,侯东阳来到复旦,开始卖起了水果。

堂堂大学毕业生,居然卖水果,有点大材小用。侯东阳也面对过这样的非议。“卖水果也有很多有意思的东西,至少自己就有很多水果可以吃。”侯东阳如是开玩笑道。

侯东阳曾向学生承诺,他店里的水果,绝不会比别处的价格更高。之所以一直保持这样的低价格,是缘于侯东阳读书时的一段经历。上大学时,侯东阳由于家里经济条件不好,往往只能去买一些挑剩下的打折水果。正是这样一段经历,让侯东阳知道那种想吃水果又买不起的感受。所以他希望能够让更多的学生吃上水果。

有的时候,他会将一些虽然表面上不好看,但实际不影响食用的水果送给学生。而如果有学生买水果时没有带钱,他也会让学生们先赊账,等拿了钱再过来付。正是这样一些举动,给学生们留下了好印象。

当侯东阳知道自己被提名参加复旦毕业晚会红毯秀的时候,十分惊喜。他说如果最终被选上,他一定会参加,因为这是学生们对他的一种褒奖。

“叶楼扫地僧”靠的是诚信


叶耀珍楼管理员胡中如

人称胡师傅的叶耀珍楼管理员胡中如今年已经61岁,到复旦已经17年,管理叶耀珍楼达14年,他清楚地记得自己到复旦的日子:1996年5月10日,先在复旦幼儿园工作,后于1999年帮助年迈的父亲管理叶楼,2002年7月老胡师傅离去后剩胡师傅一人管理整幢叶楼。

“叶楼扫地僧”是同学们对胡师傅的称呼,刀子嘴豆腐心,是顾旻佶和肖文杰两位同学对胡师傅的评价,在他们的印象中,胡师傅常边嘟哝着不能借教室边帮他们找出教室的钥匙;陈竹沁同学还享受过特殊待遇:胡师傅为了帮助她更好地完成校园刊物的工作,曾借给了她一间领导用的房间,还嘱咐陈竹沁不要说出去,这是特例。

在叶耀珍楼,胡师傅不论见了老师还是学生,都会打招呼叫“老师好!”。不少学生会忙着解释,而胡师傅自有道理,“你们是有知识的人,现在不是老师,以后也会是老师。”

2009年,胡师傅曾得到一面复旦现代舞协送的锦旗“高风亮节”。而缘起竟是2007年的一场误会。当时,复旦现代舞协会长的相机落在了叶楼某教室,回来寻找时却不见踪影,便怀疑胡师傅顺手牵羊。“我跟你打赌,要是我拿的这相机我就把头砍下来!”遭到怀疑,胡师傅急了,当夜请来了公安调查,才发现相机已被团委办公室先行保管。真相大白已是凌晨3点。在随后的两年中,现代舞协又曾落下东西,每次寻找,物品必在原处,为表感谢就送给了胡师傅一面锦旗。

相辉堂“堂主”守的是复旦地标


相辉堂管理员陈菊弟

1984年,他就进入相辉堂工作,他是全国高校中唯一能够身兼数职管理着一个大礼堂的人。从青年小伙到花甲老人,他的一生和相辉堂融成一体。在校园中,他的知名度相当高,学生和老师们都叫他“陈堂主”,却很少有人知道他的本名——陈菊弟。

到了相辉堂后,陈堂主学会了放电影,还自己摸索,成了灯光师和音响师,相辉堂的大小工作都是他一个人忙前忙后。

陈堂主的讲原则在复旦校园里也相当出名,进入相辉堂搞活动,必须遵守他的安全规定,上到PG电子领导,下到普通学生,没有一个人能有“豁免权”。陈堂主极其爱护相辉堂的一针一线,相辉堂里放着一架旧的三角钢琴,这是上海钢琴厂解放后的第一台钢琴,赠送给了复旦大学,是相当贵重的物品。有一次学生乐团有活动,请来了外校的三个弹吉他的人,三个人都在这架贵重的钢琴上乱弹,陈堂主一看心疼极了:“你们一个个地弹,不要三个人在一起弹。”三个青年很不屑地说:“我们在国外还五个人一起弹呢。”“这里我说了算,不欢迎你们的表演,请你们出去。”后来,三个青年人灰溜溜地走了。

在复旦,有一个比较风靡的新生熟悉校园的保留节目——定向越野,其中一项内容就是:找到传说中相辉堂“陈堂主”并与之合影。陈菊弟说,当时有不少同学来到相辉堂,对着他本人问:“陈堂主在哪?”甚至有同学急急地问:“陈堂主铜像在哪?”陈菊弟幽默地回答:“铜像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造出来。”

“年夜饭阿姨”留的是同学的心


宿舍管理员周亚平

今年53岁的周亚平是复旦宿舍管理员,做宿管员的8年,不值班的4个大年夜,她把留校大学生带回家吃年夜饭。2012年获“上海教育年度新闻人物”称号。

“楼里哪些是贫困生,哪些在上海没有亲戚,我都晓得。”周阿姨说,如果大学生不回家过年,那么宿舍楼就是他们的家,宿管科阿姨就是孩子的妈妈。“留下来陪阿姨过年”一句话,让周阿姨觉得既有意思又很温馨。

事实上,在复旦做宿管员8年以来,请留校学生吃年夜饭,已经成了周亚平的春节固定节目。其中,有4年的大年夜,周阿姨不值班,打听到有留在楼里过年的同学,她就请他们到家里来并张罗一桌好饭菜。如果正好轮到自己值班,周阿姨就把菜带到宿舍楼,请同学们到值班室边吃边聊。“在楼里吃菜就比较简单了,因为不能违规用电器,只能带点冷菜或者用微波炉转转。”

周亚平在复旦做宿管员的每月工资1200多元,她说,自己本来就爱热闹,请学生们到家里来吃饭,也不过是多双筷子的事情,“多跟同学们接触,我心态也变年轻了”。

周阿姨请学生吃年夜饭,底气很足,因为她家里有一个“秘密武器”:老公是五星级酒店的大厨!

说起老公的手艺,周亚平一脸自豪。请学生吃年夜饭,周阿姨的老公使出浑身解数,每年起码要做10个菜,摆满整个圆桌面,“提前一天买好菜,所有的菜都在家里烧”。

制图:实习编辑:责任编辑:

相关文章